踏雪寻梅

一片可乐味儿的昀朵。

麻麻我看见天使了!

好不容易学会了怎么转载别人的文,然后就忘记了怎么自己发文……(我可能是个傻的……)

【独家/萧炎X星掌门/一发完】师尊貌美如花BY糖小婉 试阅

糖小婉的碗:

美貌小师尊上线,助攻萧炎~顺便嘿嘿嘿


南羽都论坛:



萧炎一拳击在树干之上,百年木槐巍然不动,枯叶自树梢缓缓坠落,他知道自己力量之渺,却未想到连木槐都仿若在沉静中藐视于他。萧炎一腔怒火犹如滔天水波,仰天长吼,“为什么——”为何三年来他的力量毫无增长,不进反退,今日还叫云岚宗那丫头欺上脸来,一张轻飘飘的退婚书,却像有千钧之重砸的他颜面全无,硬撑着一口气与那丫头定了三年之约。




“三年,三年!只有三年,我……”萧炎正待发泄,手上古朴环戒突然有了一层不小的波动,他愣了一下,只看见戒心朦胧地拢了一层水蓝色的光晕,里面似有声响,他怔愣片刻,也忘记生气的事,好奇之下将戒指贴到耳边,里边细细的似有流水之声传来。




这怎么回事?这枚戒指初时还以为捡到了宝器,可数年来,一直毫无动静,想摘下却又始终无法舍弃,一直到今日,才算有了动静。




萧炎拿着戒指,细想了一下,盘膝而坐,凝神静气,他本来极有天赋,此刻察觉波动,一心想探寻究竟,竟也叫他误打误撞寻到了门路。




萧炎将戒指贴到眉心,闭五感,以神识探寻戒内情况,那一瞬间,他眼前似有一方天地缓缓显现,那里云雾缭绕,山重水复,柳暗花明,日月同辉,小山下一汪泉水温润通透,好似嵌着一块凝脂玉,眼前景象是萧炎生平所见之最,他目瞪口呆望着那池水中半露出水面之人,嘴巴一时合拢不上,脚步不由一沉,草木仿佛有灵,察觉到生人侵入,顿时气息收敛,池中之人似是方才醒来,正好奇地环顾四周。




戒内四处都笼着蓝色薄雾,犹如从天落下的一块纱幔,落满微微发亮的星辉,那人只肩膀露出水面,点点水色星光在他周围浮浮沉沉,照的那肌肤莹亮如珠,白皙如脂,湿发如墨落入水中,晕染开去遮住了水下隐现的身子。




他……他真好看……




“什么人?!”他余光看到闯入的人,受了惊吓,双手环在自己肩上,水珠从他指间滚落下去,他转头露出侧脸来,又羞又惊似是想看萧炎,却又因无衣蔽体而犹豫着不肯完全转身。




“别怕……你……你别怕……”萧炎完全没了方才对峙纳兰嫣然的那股勇气,口舌打结,往日伶牙俐齿都抛到九霄之外,只知道结结巴巴安慰人,一边往后退去,一边又没办法把眼睛从对方细致光裸的背上挪开。




萧炎!把你的眼睛闭上!




我也想啊!




闭不上啊!




他心里天人交战,终是色字当头,一边捂着眼睛,一边却又将指缝裂的老大……他的脸,生的真是漂亮……




“往后退!”张星若双手环在自己肩侧,纯粹是受了惊吓、不知如何是好的下意识自我保护动作。他内腑金丹暗淡,暂时无力拢雾成衣,打量四周,没发现可穿的衣物,耳尖羞得通红,咬着唇还想假装镇定。




萧炎看得清清楚楚,心都酥了大半,是谁刚刚说小爷功夫不行的,这不好着呢吗,距离这么远还看得见!




“我没恶意的,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进来了!”萧炎还在假装捂着双眼,手指缝隙里眼睛却越睁越大。




张星若在此界可算是一方界主,萧炎那点小动作即便他不回头也知道,“转过去。”




萧炎嘿嘿傻笑,知道不能太过分,“好,我转过去了。”他终于老实转身,半晌没听见动静,道“你上来吧,我不偷看,真的!”




后面还是毫无动静,他又大声道“我萧炎说话算话,绝不偷看!”




张星若自小修道,一直端正守规,从没在人前露过身体,便是交襟开些的衣袍都不会穿,何况如今赤身裸体,即便对方不看,他也没脸上去。




萧炎一瞬便洞悉了他的想法,他毫不犹豫脱下自己外衫,反手扔到泉边,“那个……要不你先将就着披一下我的?”




眼下别无他法,张星若湿淋淋上岸,将那件外袍裹在身上,赤脚走到岸边。




萧炎听得水声哗啦作响,忍不住心跳如鼓,“好、好、好了吗。”




“嗯。”张星若轻声答应,“你转过来吧。”








全文链接点我~


糖小婉的碗:

给星掌门起个名字叫张星若。八大门派下毒暗算小掌门,他重伤之际,门派至宝玄天宝戒将他收入戒内,助他躲过一劫。数年后,戒指落入少年萧炎手中,小掌门不自觉吸收他的灵力,渐渐醒来,被困在玄天戒内,授他功法。萧炎大功未成,报仇心切,危难时,小掌拼尽全力助他反击,之后消失于戒指中……

另外,本V又名宠物师尊:徒弟把师尊当宠物样在戒指里,每天全方位观察,慢慢被师尊萌到了……

【独家/君逸/一发完】彼岸花开BY可口可乐 试阅

糖小婉的碗:

南羽都论坛:



很久以前的脑洞,来源于婉婉的视频――兵临城下,看了最后那个彼岸花然后脑洞一发不可收拾。

佛语曰:

彼岸花,开一千年,落一千年,花叶永不相见。情不为因果,缘注定生死。



“算算日子,也该近了吧。”

彼岸深处一角小殿,一人倚窗,随手扯落窗外的桃花。

“回陛下,就在明日了。”

身后一小厮模样的人正替他绾发,闻言恭敬的答道。

“原来日子已这样近,我竟不觉……”

“埋在树下的酒该香了,他最是贪杯,尤其偏爱这桃花酒,也不知这次的酒是否合他的胃口。”

那人捻起一朵桃花,轻抚花瓣,不知是在轻笑还是叹息。

“陛下的酒用料都是顶好的,想来那位大人定然会喜欢的。”

小厮为他挽好了发,退居一旁。

“尺素,你说,我是不是真的错了?若我当初便放手,不再强求,或许他会有幸福美满的一生,成为羽族最贤明的君主,风凌霄汉,万世荣华。”

白庭君轻抚脸上的银色面具,指尖染上些许桃香。

“陛下……”

尺素哑然,这个问题白庭君问过很多次,时至今日,他任不知作何回答。

“罢了,你去将酒取出来,顺道将我那件红色外衫也一并带过来。”

“是”

尺素领命离开,白庭君看着窗外的桃枝出神,蓦然手一松,风佛走刚摘的花瓣。抬眸,眼里盛满了悲怆的笑意。


……


九转幽冥,阎罗殿前,一人半跪于地,银白色的面具遮盖住容颜。

阎君端坐在堂上,翻看白庭君的生平往事,良久,一声轻叹。

“堂下之人可是人皇白庭君?”

“是”

白庭君低着头,眼里一片虚无。

“白庭君,你虽贵为人皇,但为一己私念致使澜州生灵涂炭,百姓民不聊生,你可认罪?”

“我……认罪。”

“既已认罪,理应受罚。不过……”

阎君随手翻阅手边的生死薄,似是无意间询问。

“若能重来,你待如何?”

白庭君闻言愣住了,抬手轻抚胸口,哪里一片空荡荡的。

若能重来,你待如何?

若能重来,我待如何?

若能重来……

若能重来……

我……








全文链接请点我~


【独家/萧平旌X星掌门/一发完】守身砂(掌门冰清玉洁)BY糖小婉 试阅

糖小婉的碗:

南羽都论坛:



私设如山如海如黑洞……




守身砂:星掌门冰清玉洁,守身如玉,然而……他的守身砂没了……(设定是,如果掌门和别人酱酱酿酿,守身砂就没了。




给星掌门起个名字:张星若。走一发小龙女掌门。








张星若今日着掌门道袍,武当以剑法名天下,故而服饰素来轻盈飘逸,锦缎为里,轻纱作罩,光华朦胧,出尘内敛,张星若风姿霜华,容貌清丽,气质清冽,神色虽然过于冷淡,却令人更加心神向往。




“我门下弟子,张星若,端正守心,品行得宜,今授掌门印信,望……”顾风华取过托盘,才将印信交于张星若,忽然有人自人后高声阻止。




“顾真人且慢,我有一事相告。”




张星若循声望去,见是宇文怀不由奇怪,他与这人素无交往,为何在授印之时突然出声阻止?




“张掌门恐怕无法再做掌门人,取印信。”宇文怀自人群中走出来,指着跪在殿中的张星若,脸上带着点恶意的笑,仿佛掌握了什么致命的东西。




顾风华闻言动也未动,道“为何不可?”




宇文怀道,“顾真人,众所周知,武当掌门,需是守身清正之人,敢问张掌门是否仍是完璧之身?”




此话一出,殿中先是一阵沉默,随即众人愤愤反驳,张星若一向洁身自好,自小就受教于顾风华,一直知晓将来要接任掌门,怎么可能自毁清白?




宇文怀也不急,好整以暇待他们都说的差不多了,才道“顾真人明鉴。”




顾风华皱眉,他看了一眼低着头双手托着印信的张星若,又转眼看胸有成竹的宇文怀,心中暗觉不好,“宇文公子莫要随口妄言,你有何凭据?”




“我知道武当历代掌门弟子臂上都点有守身砂,敢问,张掌门的是否还在?”




张星若慢慢将印信放下,转身冷冷看着宇文怀,不知他为何突然发难,只道“与你何干?”




宇文怀见张星若终于回头看他,心中得意,故意上前接近一步,也不怕他突然发难,“我只问,你那守身砂在……还是不在?”他话说到“在”之一字故意停顿,随后四字,字字掷地有声。




顾风华无论如何都不信张星若会没有守身砂,道“星若!”




张星若知道顾风华要他露出手臂,以证清白。他低下头去,细密的睫羽覆着眼帘,里面水色沉寂,不自觉握着手臂,手在袖中慢慢握紧了拳。




萧平旌自然也懂这个意思,只是他不明白张星若为何踟蹰不已,忍不住道“师父,他要看就给他看好了。”




张星若神色讶异,他眼眸微抬,深深看了一眼萧平旌,“你要我给他看?”




萧平旌点头,“有何不可!”




张星若怔了一下,随即就慢慢掀开了衣袖,露出的手腕纤细秀致,皮肤莹白,只是整节小臂上光滑如玉空空如也,哪还有什么守身砂?




空气仿佛一时冻结,众人看见那小臂上什么都没有,怔忪许久,才开始窃窃私语。




怎么会没有的?




怎么可能?




这样还如何接任掌门?




一直不曾出声的林虚月这才终于站出来,他惊疑不定指着张星若,“师弟,你……你的守身砂怎么没了?”




顾风华怎么也没有料到张星若会失身,他自己大限将至,到今日已是十分勉强,所以才急于传下掌门印信,谁知张星若居然当众狠狠给了他一巴掌,他只觉胸腹生疼,郁结的气血冲口而出,血雾眨眼间染红了印信。




“师父!”张星若知道授业恩师已是强弩之末,也知道自己可能完成不了他的心愿,




顾风华一口鲜血喷涌而出,他一手撑在椅上,似是想要站起身来,奈何心有余而力不足,他一手指着张星若,鲜血顺着指尖一滴滴落在二人面前,“你的、你的守身砂呢!”




张星若不敢上前再气他,跪着低下头去,不曾言语。




“说!是谁?!”顾风华吼完此句,猛烈咳嗽。




“我……”张星若转头去看萧平旌,可那时,萧平旌脸上的震惊不比众人少。








全文链接请点我~


糖小婉的碗:

风天逸偷喝星谷玄的酒,令老头子大为生气,于是星谷玄拿花神佩为诱饵,要他配合自己检验星辰阁学员的智商,期间不发生什么都不许风天逸辩解。风天逸为了得到花神佩,答应了。

根据小萌文《羽皇的孩子是谁的》改编